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河北中儲:5200萬貿易融資“羅生門”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見習記者李建軍/文

“考慮到了所有可能存在的風險,惟獨沒有想到官司打成這樣。”3月29日,中國物資儲運總公司河北物流中心(以下簡稱“河北中儲”)總經理張堪勇對本報記者說。

作為央企中國誠通控股集團下屬公司,河北中儲深陷與河北金鯤商貿公司(以下簡稱“金鯤”)兩年多的商業訴訟,并面臨5200萬元的巨額賠償。而事件起因,只是幾十萬元的企業間資金拆借小利益。

河北中儲認為,公司和金鯤之間進行的是資金拆借,不屬于商業交易。金鯤將2000萬元的鐵精粉抵押并向中儲借款2000萬元,每月支付60萬元利息,事后貨款兩清;而金鯤認為,河北中儲是向金鯤購買了2000萬元的鐵精粉,卻開具空頭支票虛假支付貨款,事后還轉移了貨物,并要求河北中儲賠償貨款和貨物共計5200萬元。

此案在河北省相關法院歷盡兩年多的漫長訴訟,依然深陷“羅生門”。河北中儲認為資金由放債的黃世仁變成了欠債的楊白勞;金鯤認為自己銷售貨物卻沒有收到貨款。

2010年12月21日,該案被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回重審,至今數月未見開庭。而金鯤公司在今年3月底卻將河北中儲代理律師投訴至北京律師協會。二審之前,迷影重重。

復雜的貿易融資

根據金鯤公司法人代表、總經理曹連英對石家莊市公安局的敘述,2008年初,苦于流動資金緊張的曹連英與石家莊華夏銀行幾位負責人在一起吃飯時,聽華夏銀行負責人介紹說他們銀行有一種質押貸款業務,可以為她的企業解決資金問題。

銀行的這種質押貸款業務,是由無固定資產作抵押的貿易公司或中小企業以貨物做抵押向銀行貸款,但銀行不直接控制貨物,而是由具有保管經驗及貨物監管能力的倉儲企業控貨。在銀行的介紹下,曹連英與河北中儲業務人員得以認識。

因未獲批準,華夏銀行沒有最終介入,而是由曹連英與河北中儲之間直接交易,雙方根據業務特點設計了特殊的操作流程:曹連英全資持有的金鯤月初抵押給河北中儲2000萬元的鐵精粉,河北中儲將2000萬元打入金鯤;月底,曹連英任法人代表的另一家企業奇石麟公司加價60萬元從河北中儲將2000萬元鐵精粉原封不動買回。如此,曹連英夫婦每月可獲2000萬元資金,河北中儲賺得60萬元,收益頗大。

為規避金融監管可能帶來的風險,雙方以三家公司名義簽訂買賣合同:河北中儲與金鯤簽購買協議“進貨”付貨款,同時與奇石麟簽銷售協議,30天后收回“貨款”,在此期間河北中儲保有貨物所有權,但不承擔倉儲等成本和市場風險。若從貿易的角度看,這種實質上為融資的銷售協議及購買協議均極不可思議:河北中儲不直接收貨,而由下家奇石麟驗收并直接從金鯤收貨,中儲不承擔貨物跌價風險。

“我不否認雙方真實交易目的是融資,但交易模式規避了法律及金融制度風險,每一輪都做成買賣,這并不違法也不違反政策。”張堪勇說,通過這一系列的關聯合同設計等,河北中儲認為自己已經規避了所有可能存在的風險。

對于雙方的這種奇怪交易,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蕭瀚認為,這是計劃經濟金融體制下禁止企業借貸規定逼出的變通方式,又名“貿易融資”,在健全的市場經濟中已經非常普遍。在中國金融體制國有制一家獨大的情況下,許多企業向銀行融資因制度障礙重重,就會轉而向企業拆借,這導致了企業之間借貸難免,于是,用所謂“違規”的方式做正常的事,就變得極為普遍。

綁架式借貸鏈條

雙方的初期合作頗為順利,每個月進行這樣一次奇怪的從“左手到右手”的所謂貿易,一直進行了6次。鑒于奇石麟還款前保有貨物所有權,河北中儲派監管員駐守貨場,以保證場存貨價值不少于2000萬元。

2008年6月底,受金融風暴拖累,曹連英無法如期從鋼廠結賬,奇石麟也就難以如期支付本息,而第六輪還款期卻如約而至。

7月初,曹連英向河北中儲提出了一個看似巧妙的方法:由河北中儲為下一輪交易先開2000萬元支票,待驗明真偽和存款余額后,奇石麟再把這筆錢作為第六輪的2000萬返還給中儲,進行一個簡單的資金流轉。

此時,河北中儲的管理層意識到曹連英資金出了問題。“當初約定的每月一簽,就是要看她能不能還上,否則一次借她半年不更省事嗎?”張堪勇說。于是,河北中儲決定不再跟曹連英合作,但為收回第六輪的錢,只好答應開具支票但盤算著拿到第六輪還款,就不再接著做了。“舊賬還未還清,就催逼著我們必須借給她新賬,這是一種綁架式借貸,繼續進行將很可能令國有資本陷入套借泥潭。”張堪勇說。

2008年7月10日,這個日子成為曹連英與河北中儲雙方關系一個重要拐點,在此之后,雙方反目為仇。據石家莊中級法院的(2010)石民四終字第號判決書記載,曹連英當天給放貸人朱會(應采訪者要求用化名)打過借條,稱借其2000萬元于次日上午10點前歸還。而朱會是2007年11月在銀行方面朋友的牽線下結識曹連英的一名放貸人,2008年5月和曹連英簽署了借款合同,為其提供短期的拆借融資。本報記者在該《借款合同》中看到,其走賬程序為:朱會把2000萬元打給奇石麟,奇石麟還給中儲,中儲打給金鯤,金鯤再還給他。

這一天,曹連英帶朱會來到河北中儲,中儲公司派財務持次日到期的支票陪曹、朱來到石家莊商業銀行(現河北銀行)翟營大街支行。中儲財務見奇石麟從朱會處借來的2000萬元已經劃進自己的賬戶,才將次日到期的2000萬元支票(票號)交給曹連英。

但是緊接著,河北中儲迅速將該2000萬元的支票掛失,并給貨場的監管員下達“業務結束”的撤離指令。中儲派駐的監管員卻將“監管日志”和“貨物進出入庫日報表”統計表格等重要物證遺留在貨場。

所有的這些細節,均演化為日后雙方法庭爭論“羅生門”的證據。

河北中儲的想法非常簡單:“第六期的錢已經拿回來了,第七期的2000萬元也是空頭支票,我們撤出貨場。這樣就和曹連英錢貨兩清,完事了。”張堪勇說。

但當7月11日早上,放貸人朱會趕到銀行劃款2000萬元時,發現河北中儲已將支票掛失,無錢可取。“我馬上給曹連英打電話,后來又和她一起去了中儲,張堪勇跟曹連英說業務不做了。我讓曹連英手寫一份借條,曹連英還按了手印。”朱會回憶。

河北中儲的突然變卦,馬上令曹連英陷入無法按時歸還朱會的資金鏈條斷裂困境,7月11日當天,憤怒的曹連英向石家莊公安局報案,稱河北中儲開具空頭支票、詐騙巨額貨款。鑒于案情重大,石家莊市公安局迅速立案,將張堪勇等傳喚歸案接受調查。

2000萬貨物一女三嫁

2009年3月6日,石家莊市公安局做出撤案決定,認為曹連英所報河北中儲票據詐騙不能成立。隨即,曹連英以要求河北中儲履行票據義務支付其2000萬元及承擔利息及違約金等為訴訟請求,向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采信了金鯤的證據判令河北中儲支付本息2300萬元,并通過強制執行將該款從河北中儲賬上劃給金鯤。

本報記者看到,2008年7月11日曹連英向石家莊市公安局的報案筆錄中承認,這幾輪生意的目的是貿易融資。“因我公司做的是鐵精粉業務,需要的資金量很大,為獲取資金,我公司先將價值2000多萬元的鐵精粉放到河北中儲物流中心指定的倉庫,由他們監管,再由河北中儲物流中心付給我公司2000萬元。然后再由我的另一家公司河北奇石麟公司支付河北中儲物流中心2000萬元,再將該批貨買走。”

《中國企業報》記者獲得的庭審材料顯示,一審中金鯤沒能提供向河北中儲供貨2000萬元貨物的交貨單證據,但河北中儲派駐監管員留下的“監管日志”和“貨物進出入庫日報表”等重要物證,法院由此認定了雙方構成了真實交易關系。

“沒有合同也并不影響交易的真實存在。雙方雖然沒有簽訂第7筆購銷合同,但河北中儲接收了金鯤1.5萬余噸的貨物,并以此向金鯤開具了2000萬元的支票,證明雙方就這次交易達成一致意見,并已實際履行。”石家莊中院一法官向記者表示:“根據《合同法》36條規定,‘當事人未采取書面形式但一方已履行主要義務,對方接受的,該合同成立’。”

既然交易真實成立,那么河北中儲惡意開具2000萬元的空頭支票,就違反合同約定。據此,河北高院判令中儲河北物流向金鯤支付本息和違約金2300萬元,并通過強制執行將該款從中儲賬上劃給金鯤。

敗訴后,河北中儲試圖拿回被“購買”的鐵精粉。然而存儲貨物的貨場要見購銷合同才能驗貨,且該鐵精粉所剩無幾。河北中儲懷疑曹早將貨物處理了,“畢竟我們沒有實際處置過貨物,貨場是曹連英長租的,他們要做點什么誰也擋不住。”張堪勇說。

據曹連英的另一位債權人劉金(根據采訪對象要求用化名)講述,2008年7月11日晚,曹連英丈夫李永平曾對他和朱會說,他們在邯鄲貨場有幾萬噸鐵精粉,欠的錢一分少不了,并說朱劉二人可以找買主賣貨收賬。

隨后,劉金派兩人在貨場守了近3個月,留下了進出貨的詳細記錄。此間,曹連英陸續向文豐鋼廠等用戶發貨,劉金陸續從奇石麟等公司賬戶上索回2000萬元中的1294萬元。

“這意味著曹連英夫婦一直控制貨場,事發后自己銷貨收款,卻編造事實向公安局報假案,未得逞還提民事訴訟要求河北中儲付款,通過法院判決拿到了2300萬元。這還不夠,得逞后繼續就相同事實要求河北中儲返還貨物,這就意味著金鯤就同一批鐵精粉‘一女三嫁’。”北京華壹律師事務所屈振紅律師說。

自稱連一粒鐵精粉都沒拿到的河北中儲,在2300多萬元被強制執行給金鯤后即向最高法院申請了再審。但就在去年7月15日,金鯤又以“2000萬元票據款不足支付購貨款,河北中儲還欠3400多萬元貨款本息”為由,向石家莊中院提起了“買賣合同糾紛”。

曹連英在起訴書中稱,法院第一次判決應視為河北中儲只還了2000萬元,還有噸鐵精粉未付款,價值約2909萬元。金鯤的證據依然是在2008年7月10日河北中儲撤場后遺失的“監管日志”和“貨物進出入庫日報表”。

河北中儲認為,這些憑證只是監管過程中,現場監管員用于掌握庫存數量的貨場過磅單,目的是計算得出存貨不低于2000萬元,多余部分可任由曹連英“出貨”,并不能證明金鯤向自己“交貨”。

但此一說法亦未被法院采納。2010年10月18日,石家莊中院對此案一審宣判:河北中儲退還金鯤噸鐵精粉,如不能退貨,須賠償與貨物價值相符的貨款。

2010年12月21日,認定此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已將此案發回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重審。

“如果最終敗訴,那么,自始至終一粒鐵礦粉也沒撈著的河北中儲,將要面臨5200萬元的國有資產流失。”張堪勇說。

河北銀監局一位諳熟此案的官員認為:“這種為牟利規避金融監管的做法在市場中較為普遍,應以此為殷鑒”。這一金融監管人士的觀點,從另一個層面印證,在缺乏有效制度保障及誠信制約的市場環境下,企業間試圖以自我約定模式的資金拆借方式的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要更多的制度和法規引導。

歡迎發表評論我要評論

推薦閱讀

什么是

nul...

什么是一般轉讓背書

什么是一般轉讓背書以背書的效力不同,轉讓背書可分為一般轉讓背書和特殊轉讓背書。一...

什么是不單純承兌

不單純承兌(non-absoluteacceptance)目錄1什么是不單純承兌...

什么是不帶息票據

票據(Non-interestbearingnote)什么是不帶息票據不帶息票據...

什么是不得記載事項

目錄1什么是不得記載事項[1]2不得記載事項的類型[2]3相關條目4參考文獻什...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shmrwb.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七乐彩开奖结果 亿赢彩票首页 500万彩票足球完场比分直播 什么可以利用差赚钱 网红店加盟能赚钱吗 福建31选7 爱游贵州麻将官网 007比分直播 母女为多赚钱倒卖过期疫苗 新生娱乐网址 麻将技巧大全 全球赚钱的地铁 雪缘园即时陪率 手机上怎么下载河北麻将 街机金蟾捕鱼 江苏时时彩 打码怎样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