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你我貸客服熱線400-680-8888

徐凌:財富管理時代的期貨私募路徑與機遇

2014-03-10 10:50:54
來源:你我貸

中國期貨市場近幾年得到了快速的發展,無論是服務實體經濟,還是管理資本市場風險,期貨市場功能正得到有效的發揮,客戶主體結構得到優化,機構投資者將成為期貨市場發展的重要方向。為此,上海市期貨同業公會、上海市銀行同業公會、上海市證券同業公會、上海市保險同業公會、上海市基金同業公會、上海上市公司協會六家上海金融公會定于2013年11月20日在上海國際會議中心聯合舉辦“第四屆期貨機構投資者年會”。和訊期貨受邀參與此次會議。

以下是下午B論壇的圓桌實錄,題為“財富管理時代的期貨私募路徑與機遇”。

徐凌:論壇的最后一個環節,還是請幾位嘉賓跟我們分享一下心得和體會。他們是王智宏總經理,以及魏翔,廣東恒明投資董事長,他畢業于交大本科,倫斯勤理工學院碩士,哥倫比亞大學運籌學及金融工程碩士學位。另外一位嘉賓是財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家俊先生。他畢業于中山大學高級工商管理碩士,17年的銀行、證券、基金從業經歷,歷任東方證券市場部經理,匯添富基金南方分公司總經理,有請以上三位嘉賓。

徐凌:在公司這幾年的發展歷程,以及成功的體會,或者需要汲取的教訓,我想在這個分論壇的環節中,第一個問題問問王總,他剛剛所說的,被譽為做廣告,我們現在給他一個做廣告的時間,請他分享公司成長的歷程,以及最成功的,需要引起大家以后公司進程中的體會,謝謝。

王智宏:感謝海通期貨這樣一個機會。突然間徐總讓我做廣告,好象我沒有特別充分的準備,不知道做哪部分,但它說的發展歷程,其實我也沒太多覺得特別,好象令我刻骨銘心,因為刻骨銘心的是在93年2003年的時候發生的,后來發生的事情,可能點點滴滴中做的事情差不太多。唯一的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說單獨做企業,是幫別人做企業,這個東西可能得把自己的價值觀,及時調整過來,這也是第一點。

第二點,就是做事情的時候心別太急,這個東西一定會有一個維度,需要時間,再有就是所有做事情的要素中,才會有沉淀。

再有我也認為沒有太多跟大家分享的,我們面臨著行業新的發展,所謂的精彩紛呈,有一點千萬別過去哪只兔子你都抓,你的所得一定是在放棄中得到的。謝謝。

徐凌:謝謝王總。魏翔應該是海歸代表,因為我們剛剛都很關注我們國內做對沖基金或者是量化投資的這支新的力量,這支新的力量,還有數學、計算機工程以外,更多的他們運用美國成熟市場的經驗,或者是過去利用成熟市場的管理模式來做中國的這種新興市場,而且過去這幾年,特別是股指期貨推出這幾年,他們大部分都是成功的,我們今天很榮幸請到了他們的代表,有請魏翔分析一下如何構建這個體系和管理的團隊,為更多人做財富管理。

魏翔:首先謝謝徐總給我這樣一個機會跟大家做這樣一個交流。

其實談到在國內,走對沖基金、私募基金以及進行量化投資的歷程,其實對于我們自己這個團隊來說還是比原先的要新,4月16日我國出了股指期貨那一天,我就從美國回到國內,然后準備著手參與到這塊市場中,是兩個方面,第一個是數量化模型從成熟資本市場向新興市場進行轉變的一個過程,以及本土化的生意。第二個也許是我們今天論壇的主題,也就是說私募的陽光化,從私募陽光化的角度來說,意味著中國監管體系以及整個創新的體系跟美國是相反的,在美國是自下而上的創新體系,而在國內是一個由監管部門向下的逐步放開的創新的體系和特點。

直道去年金專戶放開,以前前年放開股指期貨的套利和套保,才使得我們做衍生品的量化對沖的私募基金有了陽光化的可能性。在整個發行產品過程中,當然遇到了很多問題和困難,因為整個發行產品的方式方法,體系以及整合市場的食物鏈和成熟資本市場是有著非常大的差異。

談到,第二個方面,數量化模型從成熟資本市場,向國內新興市場的轉變過程,在2010年到2012年終,整整一年時間內,我們在美國所有的不管是市場中性還是策略還是投期的策略,事實上在國內的表現都非常不理想。我們在目前國內股指期貨日內交易的這套模式,事實上是延續了以前在美國做STY,標普STY,這個其實很簡單,看中標普120個權重股下做指數的交易,因為在美國做股指期貨日內交易的相對沒有國內做,做標普交易投資的,一般會選STY這個最好的流通標的作為一個對象,當然國內因為ETF還有證券市場的T+0的政策,導致我們做的話一般往往選擇活躍的期貨。

由于新興市場的市場參與者的成分和美國或歐洲這樣的機構投資者為主的市場參與的成分不一樣,導致整個市場的行為特征不一樣,而我們做IT的,做數學建模的,其實看到這個市場是從數學的角度來看待,也就是你有怎樣的市場參與的成分構成,就導致了怎樣的統計分布,不一樣的統計分布從數據挖掘角度來講,你所挖掘出來的長度和形態就不一樣。所以從整個2010到2011年的過程之間,我們不斷的根據國內市場的特性,以及和成熟資本市場的差異,對模型進行了改造,直到2011年初才開始整個一套的策略逐步的穩定下來,并且連續三年保持了一個正的收益。

徐凌:我們知道財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應該是在為市場或者是我們私募公司也好做了很多工作,并且是在市場規模上一度遙遙領先的同業的公司,我們想請王總分享一下,在過程中有什么樣心得和體會。

王家俊:感謝海通期貨能夠提供這樣一個機會和平臺能夠跟大家做一個交流。我先說一些感受。

這些感受野跟今天的話題相關的,大家都知道今天的會議是一整天,也有很多的分會場,我前面在一個小時前,剛在樓下一樓,參加另外一個分會場的圓桌論壇,我的感受是房間的大小是一樣的,但是參與的人數是不一樣的,這里面,有兩個因素可能會產生這種變化。

一個是主辦方的組織能力的變化,另外一個變化是圓桌論壇討論的話題的變化。

另外一個論壇是討論新創新,我們這個論壇討論的是期貨資產管理與私募陽光化的問題。從參與的人數的熱情上我明顯感覺,大家對于期貨資管的熱情或者是參與度更高一些。

我也把財通基金在過去一年中,參與業務過程中德利城一些感受,一些積累的經驗跟大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我們去年八月,正式成立了第一支期貨類資管產品,到了上個月月底,一共成立了接近50個產品,35億的規模。然后這個月月初,突然接到北京證監會的電話,他說王總下個禮拜你有沒有時間,我要找你談一談,證監會的領導講話都是這種口氣,要找你談一談,我就想,我其實挺討厭監管部門談話,以前被基金部談話基本上沒有什么好事,我說好的,什么事情?他說主要是關于期貨資管的一些業務想跟你做一個交流。我說好的,我去了以后,我感覺到還是很熱情的,非常熱情的,從來沒有見到過期貨一部的主任副主任都出來,信息處的處長副處長都出來了,他們說王總我們知道財通基金的期貨類的資產規模超過35個億的,這個相當于中等,甚至于中等偏大的期貨公司的保證金的總量。

其實我不知道的,我說35個億,他說排名前第20名的期貨公司,保證金連30億也沒有,他說今天找你來如何擴大期貨公司的機構投資者的占比,他說如何去幫助你,扶持你,讓你的占比,能夠持續的壯大。我一聽就是好事情,我就倒豆子一樣的,提了十七八條的建議,你們這些方面可以做一些工作,幫助我們資管做的更好。另外一個角度來說,監管部門對于期貨資管的業務也非常重視,我后來問了一下,期貨一部信息處,專門做調研的一個部門,專門做信息收集部門,是在市場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他們一直做信息收集,然后向證監會副主席匯報的。后來上午聊了一個半小時,聊了一個半小時,接下來兩天我接了他們六個電話,有些東西他們當場沒想明白或者沒想清楚的,他們想到一個問題打電話問我,這個問題什么原因。說明從監管部門來講,我能明顯感覺到對期貨資管的關注度、重視度,想把這個事情做好的決心是非常強烈的。這是一個好的現象。它不是說這個業業務收,怎么做大怎么做好,一天到晚想的怎么讓你們做大怎么讓你們做的更好,這是非常好的現象。

第二個我想說,期貨資管,從我們這個會場的人數和一樓的會場的人數,有一個明顯的差異,推著我一直以來的一個觀點,期貨資管,實際上我認為需求是非常非常旺盛的。我們公司,曾經在9月份的時候,曾經舉辦過一個期貨資管的論壇,就在金茂,當時我們是把這種位置擺了460席的位置,460席的位置,會議沒開始就全部坐滿,加了50席的位置,510席的位置全部坐滿,最后一點空間就是整個大廳最后一排,站了整整50個人,我們知道嚴重超出了我們對會議的準備預期。原來大家對于期貨資管的關注度如此之高,我們那天請了八十多家期貨公司,兩百多家的投顧的私顧團隊。

我想表達的意思是什么?這個市場的需求是極其的旺盛,這個旺盛分為兩個方向,第一個是王總為代表,或者是魏總為代表的,期貨的管理想做好期貨資管的業務的旺盛,像王總為代表,魏總為代表的,在我們期貨圈內,已經不是以百為計量,而是千為計量的,當然水平會有參差不齊,能力參差不齊,但是有訴求和愿望的群體已經非常大。我跟王總幾次的見面,我們也有很好的合作,王總的產品在我們這兒的業績是屬于佼佼者,這是我非常喜歡的。

第二個什么旺盛呢?是我們的投資主體,什么是投資主體,就是我們的老百姓。其實我們現在老百姓,手上有錢的,這里面我要岔開一個話題,我是做了十年的資產管理業務,對于期貨行業我是陌生的,但對于資產管理行業我認為我自己有比較深刻的認識和理解的,這個過程中,雖然說時間很短,在這個過程中,經歷過很悲慘很凄涼的階段,也經歷過06、07年的大爆發,市場瘋漲的時代,我們當時十分鐘可以賣一百億,銀行系統全部癱瘓掉。也經過過08、09年的金融危機后,基金一個月賣一個億,整個過程我們都經歷過,我非常想把整個資產管理行業積累的經驗能夠分享到我們期貨資管方面來。這點我跟王總,上個禮拜我跟王總在辦公室聊天也說到這點,我們等一下做詳細的闡述。

目前市場的狀況,是什么?老百姓很希望有好的資產管理產品,可能期貨資管是很好的資產管理產品,可能還不被了解,但是市場需求有這樣的市場需求。

另外一個和我的合作伙伴,連續發了四期產品,每期產品的業績基本穩定在20%左右,回撤很小,基本上不超過1%,到發第五期產品的時候兩天賣了3.4個億,管理型不保本,不分級的。這就是市場中好的榜樣,我們更多人需要這樣好的榜樣。從這點來說客戶的需求是旺盛的。我們現在馬上要發65號,我們12月要發6號,我現在規模是限定8千萬,現在跟我打招呼,打到我這里的錢已經不下5千萬的,想買我們的產品,聽說你們下個月要賣產品了,幫我留一百萬行不行?我感覺這個時候蠻驕傲的,都在求著我買東西,我又就點06、07年的時候,十分鐘賣一百億的感覺,如果我必須加一個潛臺詞,如果你期貨資管能夠取得公眾的信任,你的空間是無限擴大,如果你能夠設立良好的期貨所的形象你的空間是無限大,但是前提有如果。需求是旺盛的,但有很多附加的條件。目前我們35個億的規模,接近50個產品,我看了一下,盈利面剛剛超過50%。就是有40%多的產品,是不賺錢的。55%左右是賺錢的,45%左右是不賺錢的,這個比例實際上,是不容樂觀的。我拿我們今年基金行業來講,今年基金行業賺錢的產品的數量是超過85%的,今年基金行業是超過85%的。而且如果是專門產品的話,這個比例更高一點,但我們看了一下,期貨行業的比例只有55%。這個是有點不容樂觀的。如果讓我給這個行業一點建議和意見的話,我只想說的是這個行業,特別需要在座的每一位,行業內每一位,精心的呵護。在這個行業內做好的榜樣,去做好孩子。成為好的榜樣,我非常希望我更多的合作伙伴,比如說白石這樣的,因為我沒跟魏總合作過,白石整個產品的業績,每天賺的什么錢,怎么賺到的錢,波動多大我都能看得到。我希望更多的白石這樣的企業,非常的穩定,非常的平順,沒有太大的劇烈的波動,這種產品,比如說它發了1號,再發2號,再發了3號,以后的產品,根本就不需要再發什么分級產品,什么保本產品,根本就不需要。我只要把三張經驗圖,拿到跟我合作十年的銀行中,我告訴他,我們現在的產品,投資策略是什么,它的投資策略是價值投資策略,它的投資曲線是戰略投資曲線,一年10-20%,并不高。但沒有回撤,當它發第四支產品的時候,它可能就非常容易發過億的規模。

我想給所有的投資者的建議是做資產管理和自己做期貨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操作方法。你要特別關注你收益曲線,你要特別關注你的客戶群的需求是什么。我們的客戶到底要什么。你的比較標準是什么,你比較標準不再是圈子里面這些所謂的期貨高手,比如說如果王總的位置我們都沒有發產品,魏總今天做了100%,王總說我做110%才能超出你,我也經常聽到投顧比較,我去年做的不太好,我去年才翻了一番,我的汗都出來了,做不得太好,就是翻了一番不太好。它的比較基準跟期貨圈里的基準在比較,但大家一定要明白,未來資產管理的客戶,不是今天在期貨市場里面在做打拼和拼搏的客戶,未來期貨資管的客戶是銀行的老百姓。

資產管理最終的客戶是場外那些不懂資產管理的人,通過你,通過你作為專家,通過你作為專業的投資者,幫他代客理財,他本身并不需要懂得期貨業。

這是很核心很核心的,然后你的比較標準是什么?你的比較標準就是銀行、今天現在,賣給你產品的收益是多少。

我上個禮拜在銀行賣了我們子公司的產品,子公司的類心波產品,年化收益率15%,三天賣了4.5萬。也就是說你賣的什么?基金、保險、信托這些資產,你比較的基準,如果跟他們比較的話,如果能夠取得王總1.5,穩定20%的收益那你就是王者,無敵,不一定是追求很高的產品,而是根據你的受眾,考慮到你的受眾到底需要什么?如果你要做資產管理,你必須得尊重你的客戶的需求,客戶的需求是什么?客戶到底擔心什么?客戶的需求,很多人跟我說,叫做高收益,我想了想,好象也不對,為什么?因為我如果給客戶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A產品,有20%的可能性,獲取80%的回報。第二個B產品,80%的可能性獲得20%的回報。我們的銀行客戶到底選擇哪個?肯定選擇B,而且B的占比是99.99%。我們要明白,客戶要的東西是穩定的回報,而不是高回報。

又有人問管理者,客戶到底怕什么?很多人說怕虧損,是不是?我又仔細想了想,其實客戶怕的也不是虧損,客戶是可以容忍虧損的,比如說我說我去年的產品的收益是20%,最大的回撤3%,他的心里預期知道了,3%的虧損你能接受嗎?他能接受。如果這個產品有向上20%的空間,2%的回撤,他是可以接受,但他不可接受的就是不可預測的風險,你這個回撤到底是多大。還有一定要尊重客戶的訴求,跟著客戶的感受去走,設計出客戶需要產品,而不是我弄出的產品強加給客戶,畢竟是小眾,資產管理這個行業,最終講究的不是收益率,而是比拼的是規模。

再講太多了,不好意思。

徐凌:王總應該是把這幾年的真實感受和對于市場的了解,跟大家做了很好的分享。

其實我剛剛聽他講的時候也有很多的共鳴,為什么財通基金可以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去年八月開始得到市場的高度認同,得到中國私募機構,中國客戶,包括銀行乃至于監管部門的認可?我個人感覺他是做了市場非常希望他做的,而沒有人做,他做了,而且做的很好。因為在財富管理這個板塊,因為我在銀行呆過,在券商呆過,為什么很多客戶,慢慢接受這種收益率不高,但是追求穩定的絕對回報,這在西方國家一定是投資的主體和主流,是因為中國從07年以后的股市,極不穩定,收益率極低,包括王總所介紹的券商的資管,包括公募基金從07年最高,到現在的銀行,銀行為什么現在發這么多的產品,第一個是客戶資源優勢,更多的是能夠看中的是收益和你的風險的比例,我相信隨著中國越來越多的投資者,或者是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的曲線,財富管理需求越來越大,追求低風險,穩定的收益回報的客戶群也會越來越多。這也是我們為什么王總他說,如果有那一天,你就會有更多的期待是行業的發展,市場的發展給我們帶來更多的機遇。我們再次用掌聲送給三位嘉賓的精彩觀點。

接下來還是把時間交給在座的各位。我相信大家一定有很多的話,想問他們,因為我們三位嘉賓是從不同的角度,來呈現期貨或者對沖資產管理的優勢,資產管理的能量,因為王總是從傳統的產業出發,基于客戶的了解,更多的是用他對于市場的熟悉,有的客戶做財富管理資產管理,魏總更多是用他的量化背景,為客戶提供程序化交易。王總剛剛講了很多,更多是在平臺建設上,為大家提供更多的合作交流的機會。下面哪位要問三位嘉賓的,我們把時間交給大家。

提問一:大家好,首先很感謝海通期貨給我們提供這樣一個機會,我為了參加今天的這個私募陽光化的論壇,我昨天已經提前參加過海外對沖基金的論壇,我下面有兩個問題想提問白石王總,我這兩個問題,也是基于昨天對沖基金論壇上,我所見所聞而提出來的。

第一個問題,當我們的私募基金在接受一些資金的時候,我們往往會面對注入專業后資金,保本保收益的條件,但是在國外不存在保本保收益一說,請問王總如何看待這兩者的差異?這樣的條件是否限制了我們在交易中創造更加的投資收益?

第二個問題,在于振蕩,我們的團隊,基本上就是用程序化交易來規避振蕩,單邊交易,我昨天也有提問國外的對沖基金經理,他們沒有很正面的回答我這樣的問題,我很想請教王總,在白石這方面有沒有應對振蕩行情的最好的方式。

王智宏:謝謝您,您一下把我回答問題的標桿,提升到國際化的水平。你帶著這個問題,在昨天海外那么優秀的人面前沒有答案,我不知道以下我的回答能不能滿足你的需求。

第一個其實您所說的,我今天沒再展開,就是一個優先資金的問題,我們在一個初級階段。其實,我們行業里面,我很清楚,如果你要上規模的話,你就發保本保收益,規模會上的很快,為什么呢?其實我中間也有一句話,就是我想會有一天,就是說資金不再一時沖動和強勢,而變成終點,這里講什么?來期貨資產管理來配置資金的,一定是大的資金配置池中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第二點,它這種資金,如果即要保本又要保收益,何來做期貨的配置要利潤的本身,實際上他自我沖突了,原因在于什么?期貨在于,你是有一定的風險偏好度之后的更高回報,是這種資金類型。

第三點,至少我們回到白石,我們堅守到現在,因為王總知道,我們最多是保本的,發結構,我們沒辦法,我們在商言商,我不是媚俗,我至少對市場要有需求,我們做的不是保本保收益的,原因在于我們大家做這么多的交易,第一個十年的時候,大部分不管是證券還是期貨的都是做期貨交易,你現在保本保收益跟原來的放大有什么樣的區別?你不外乎就是戴上了所謂的私募基金的帽子,內在的邏輯沒有什么區別。我們不再想走保本保收益,這個矛盾也是行業中的,我認為早一天晚一天要改變的,如果我們作為投顧或者是管理,或者是渠道方也好,都去做保本保收益,我認為就這個行業的明天不會走太遠。所以關于這塊,至少我們沒有做保收益的,因為原因在于什么?在于我們還管控一家銀行,如果我能保收益我把錢都搬來,那么會引起很大的,但這是不是我們的訴求所在?或者是不是說明我們這個行業本身所應該遵循的自然化的邏輯。

第二個問題,其實談到了三個層面的事,第一個就是說我剛剛沒有特定的聽清楚,您是做量化交易還是我們白石量化交易在振蕩當中的曲線走低?

提問一:我們做的針對于規避振蕩行情,只做單邊趨勢的,我當時去海外對沖基金的論壇時候,我很想知道,在國際市場上,他們幾十年的交易生涯是怎么樣應對這樣子的振蕩行情的,但他們沒有一個好的策略,他們只是說,通過一些多品種的策略,還有就是他們在振蕩行情中可以做到的。我很想知道,白石在我們國內是非常知名的私募,我很想知道在國內的私募界,有沒有比較好的應對振蕩行情的一些策略,或者是說我們還是采取規避振蕩行情還是有其他的策略來參與。

王智宏:您這個問題提出本身,我至少到現在,我們探究了各種市場,各種特征,市場沒有特別量化的答案,不管是問誰,至少關于這塊,我們跟您分享一下,其實你所謂的振蕩行情,這里面你要看有多大周期,其實我們認為,你接下來的所謂的資管也好,交易也好,其實我們接下來比的已經不是比戰略,比模式,比工具,已經不比這些,比的是什么?比的是細節管理,細節管理就是我們認為所謂的價格無序的時候,或者是您所說的振蕩的時候。其實這個問題,這里面有一個,你的邏輯本身,可能有一個倒置的問題,什么概念呢?就是說其實不在于一種策略,你去正向解決這個問題,我認為是很難,因為任何一個價格的波動,我們講第一個P的時候,其實就是說在一年12個月中,有20-30%可能算是有行情,這是挺大行情,大部分的時間,它是一樣,起來行情下來,最終是一個收斂的,可能在很大的時間段里面,你就定性為一個是振蕩周期里面,這樣的話,你反過來再理解這個問題,就是什么概念呢?其實就你所有的策略,在于我們看來,其實你沒有不好的策略,而是在于你沒有找到讓你的策略有更好的適應生態的,生態分析系統你沒有找到。我們是這么理解的,關于你說的量化這塊,我不知道你做不做主觀交易。

反過來,可能對于我們為什么經常說行業生態也好,或者是交易生態也好,不管你是多虧的行業,包括日內開盤和收盤這段時間,你可能都要做一個調整,因為什么?最核心的在于,在于現在目前,期貨市場整個生態已經跟從前,你賺舒服錢的時候生態已經發生了變化,它已經悄然發生了變化,但你不是還是用原來的兵器來解決這樣的問題?是這樣的問題。

王家俊:您的問題我覺得實際上是現在困擾很多投顧和私募的問題,就是所謂的為什么要保本,或者是為什么要保收益。因為像白石這么優秀的資產管理公司,為什么第一個產品是在表下的發了15%。這個問題,我想用簡短一句話來告訴你,因為期貨資管現在缺少公信力。

你必須得先建立起公信力以后,你才會有很高的很快速的一個發展,但是當你沒有建立起公信力的時候,你想發產品是很難的,比如說我們現在去到銀行發一個主動管理,不保本不保收益,而私募公司的投顧沒有任何的歷史業績,我們干涉這樣一個場景來演繹,你推出的結果,你一個月,三千萬,可能最終只賣出五百萬,會出現這樣的結果,我認為實際上,這是一個公信力逐漸成立的一個過程,而且因為有了這種結構化,因為有了這種保本保收益,我倒認為反倒加速了公信力的建立。

就是其實私募現在陽光化,發展為公募的話,想解決幾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想基礎的就是歷史業績的問題。之前,因為你在沒有流通化的之前,賬號怎么操作,實際上這個賬號不可宣傳或者是宣傳的時候缺少公信力的,通過這種方式解決了逐漸讓這個市場認可期貨類資管產品的老大難的問題。而且我非常認同一點,我跟王總交流過,分級產品絕對不是主投而且絕對不是未來發展的主體,但在市場發展的初級階級,分級產品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和價值,以我現在35億規模的產品當中,可能有20個億是分級產品,15個億不到,12、13個億左右是管理者產品,絕大多數都是分級產品,如果第一個產品是分級產品做的非常好,第二個產品也是分級產品,業績做的好,第三個產品或許你不需要再發分級產品了,但是前面你必須要讓投資者有一個認識你的過程,這個過程,就是在資產管理行業,我經常會強調什么,歷史的重要性。必須得尊重重視自己歷史的積累,我補充這點。

提問二:各位嘉賓好,我是銀河期貨的王亮,我現在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說我剛剛看到現在,我覺得感覺是私募和基金公司之間的關系,好象跟我們期貨公司沒有太大的關系,因為一家私募聯系到基金公司之后就可以發產品的話,然后想問問在這個過程中,期貨公司可以扮演什么樣的角色。第二個想問問財通基金的老總,問一下未來,因為現在期貨公司的基金銷售牌照只有一家公司有,未來怎么看低期貨建立資管專戶銷售的問題。

王家俊:我只是覺得,在交流過程中,因為臺上沒有期貨公司的老總,沒有人代表期貨公司的人發言,但這個過程中,我告訴大家,我在之前一個大會上講過的一個篇章,專門講過,期貨資管當中,期貨的作用是什么?我用四個字“中流砥柱”。

中流砥柱,第一期貨公司之前由于沒有自營業務,由于沒有資管業務,很多地方是薄弱的,相對于券商來說很弱的地方,你沒有資本研究和投資,過了這兒,有,但是研究力量、投資力量不強大,我們眾所周知,絕大多數的契合投資高手,不是集中在期貨公司而是集中在這種群體當中。這是因為你之前的機制造成,現在的政策改變了,你期貨公司如何迎合政策的改變,盡快樹立自己強大的研究體系和自主投資管理能力,我想這點是很重要的,就是期貨公司可以發資管產品,但你有沒有管資產管理的人?這是一個問號,這個問號我們需要自己回答。

第二個,為什么說期貨公司還是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期貨公司在引導它的客戶,它的合作伙伴,也就是我們的投顧發產品的過程中,這個引導的方向。我現在已經發覺了,我也不客氣地說很多期貨公司為了在放大客戶的交易量,盲從去幫助客戶去配資、發產品,我也看到了,而且在我跟我的合作伙伴的初期,也有這樣的合作伙伴,我看到跌破的凈值可以在三個月之內變成五毛錢,也就是當初一千萬,最后變成500萬,當他還沒有做好足夠的準備,去做資產管理的時候,可能推進的進度,在進公司引導的快了,后期我發覺還是要培育客戶,保護客戶,并且給予我們投顧更多的意見和建議。這點我不知道王總認可不認可,我覺得還是給到王總很多的建議和意見。王總點頭了。

我會跟王總商量,這個行業應該怎么做,做一個資產管理公司,1、2、3、4、5,考慮什么方向走,我覺得這個還是不太一樣,我認為期貨資產管理必須一定要借鑒證券資管、基金資管這方面,在過去的幾年中,所走過的彎路,跌的跟頭,必須借鑒,否則的話也會有些彎路,也會有些教訓。

第二個期貨公司銷售牌照的問題。

提問二:期貨公司現在沒有代銷牌照的。那么未來出現了問題怎么辦?

王家俊:您的問題是想問,如果我期貨公司想做產品的銷售,但我沒有資格怎么辦的問題嗎?

提問二:類似吧。

王家俊:我是這么理解的,其實我認為,如果做資產管理的話,大部分的客戶,在中國的現狀之下,我認為,90%甚至于95%的客戶資源,沒有掌握在期貨公司手里,也沒有掌握在基金公司手里,全部都掌握在銀行手里,華夏基金2000億的規模,它有銷售能力嗎?所以我認為資產管理的核心就是它的主體是投資,它的主體是產品設計,但是銷售這個事情,在中國,我認為永遠,不是說永遠,中長期之內,我認為只能靠經營,我經常說的一件事情,尊重專業認同價值,各司其職。什么意思?比如說王總和我和期貨公司和銀行是什么樣的關系。很明確王總是投資管理人,王總賺的是投資管理能力的錢,期貨公司賺的什么錢?是傭金或者是其他的錢。基金公司賺的是平臺的錢。銀行里面賺的是客戶每買一百萬,交給銀行一萬塊的認購費的錢。每個群體是每個很明確的利鏈表,即使你有了牌照又怎樣,你的客戶群非常非常有限,可能一個期貨公司的銷售能力趕不上一個銀行網點的銷售能力,一個網點有幾萬的客戶。特別是一些私人銀行部,比如說上海四大國有銀行當中一個,我不說名字,八百萬以上的客戶他都有三千多個。私人銀行。那你說這個事,你就沒法懂。上個月我們配購,優先級配4500萬,我告訴你一個小時銷售結束,我們三個客戶每人購買1500萬,結束了,很簡單。所以說期貨要那個銷售牌照,不是它的優勢。我倒覺得,如果我是期貨公司的話,我現在一定狠抓我的研究能力和自主投資能力,這塊因為是以前期貨公司不夯實的,現在可以有這個發產品的機會,我首先把這個能力夯實以后,我再干這個事情。

魏翔:我大概說一下,之前也跟一些期貨公司從業人員也談過這方面的問題,從成熟資本市場的角度來看,成熟資本市場也是從一個不成熟的市場,一個雛形市場向一個成熟資本市場發展,也經歷了大概三十年這樣的歷程。我覺得,作為期貨公司來講,首先第一點,我2010年剛回來發現一個現象,在美國,券商的營業部和網點,是非常少看見的,只有一些在角落里面有非常小的門面,在美國也有5和10%的個人投資者,在中國信用體系的問題,開戶必須要當面,我覺得作為期貨甚至于證券公司未來五到十年,機構逐步變多市場,有沒有必要繼續擴張的營業部,或者是有沒有必要縮減營業部巨大的開支。因為本來你的客戶和群體就來自于剛剛所說的銀行,還有一些是像現在的互聯網銀行,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由于他們的吸儲能力,有可能在未來會對于傳統的銀行所抗衡,未來巨大的資金池,不說很多,配置來講,相當一部分流入二級市場,衍生品市場,這樣的格局下,有沒有必要全國這么多的營業部,是從成本的角度去考慮。

第二點,我也非常贊同王總所說的,期貨公司應該專注的還是期貨產品本身的認知,那也就是CG資格和投資管理能力,因為在美國它的券商是有牌照的,他是只針對機構投資者,機構投資者需要什么,期貨公司本身從90年代的產業客戶發展到現在,熟知的熟悉的和擅長的還是對于這些標的,不管是期貨也好,現貨也好,一級二級市場也好,對于他們的熟悉,也就是對于人才的培養,是非常關鍵的,人才的培養,與建立這個體系,也有賴于怎樣的激勵機制,也就是說為什么很多優秀的CTA沒有留在期貨公司,這也是我們需要思考的一個問題。

王智宏:整個行業的發展,最關鍵的是什么?還是你的核心業務,決定你的價值取向。

我也不展開了,一定是這樣。因為你業務本身,你就是什么呢?就是我們不在了,你還在,就是說我們這些客人都散去了,物業還在,你的價值非常大,原因在于你的模式解決的,比如說徐總那兒,他是收門票的,我們就是說每次都在這兒收門票的,盈利模式非常好,而且它的價值在一個特定的歷史階段,你感受得到你的價值,但接下來就我們的這個行業一定是整合的,不是單純從數量型到質量型的整合,未來一天,如果我也相信期貨公司會有那么一天,當然那一天沒包括這行。

徐凌:其實關于銀河這位朋友提的問題,應該說也是我們很多期貨從業人員思考的問題,不僅是期貨,縱觀基金,縱觀券商,我們最晚拿到牌照資格的行業,對于這個問題我個人思考的很多,因為一定是市場導向,比如說基金公司,我們為什么王洋偉留不住,王洋偉是出名的個案,我們不知道多少個王洋偉都在每天離開私募做公募,這是一個市場導向,或者是中國的機制體制決定了我們現有的體系,包括券商,實際上券商做資管靠的是規模,靠的是它的渠道,而不之靠它的業績。反過來如果說券商有很優秀的資管人才,這個人,他為什么要在券商里面做,現在的私募渠道這么多,反觀我們期貨公司的資管資格,我說我們海通以后做資管,怎么做?我們要學習西方國家,特別去美國培訓,西方國家做資管或者是財富管理更多是一整套的量化體系,這個量化體系是不依賴于某個人,或者是某幾個人的團隊建立起來的,它一個人離開,絕對不影響整個的價值。而中國現在還沒有到這步,我相信一定會有公司,不管是公募還是私募,不管是期貨公司還是市場上的有遠見卓識的人,一定會投入大量的精力構建這個量化體系,一旦這個量化體系建立起來就不會依賴于某個人或者是某幾個人,一定是依賴于某個團隊,某幾個團隊,西方國家做的公募基金或者是私募基金,當然最大的不同它的機制體制沒有分為公有的私營的,哪怕是交易所也是民營的,因為中國的體制決定了我們的機制還要走很長時間。

因為今天時間關系,我們的提問環節就到這里。

下午的論壇應該說整體上非常成功,我們在短短幾個小時即聆聽老來自于海外的期貨基金管理專家講解的市場,也聆聽到了國內的券商、私募以至于基金公司給我們帶來的精彩觀點,最后還是用我經常說的一句話結束今天的論壇,中國對沖基金的春天應該剛剛來臨,中國市場從來不缺乏人才,從來不缺乏聰明的人,我們缺乏的是機制和體制,我們看到的是資本市場改革的春風應該說已經吹到我們現在這個板塊,特別是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的以市場資源配置為導向的這么一個龐大的改革體系,我們可以期待未來中國乃至全球,最聰明的對沖基金一定在我們同行中誕生去演變,最后再次感謝各位蒞臨我們今天的論壇,謝謝大家。

推薦閱讀

農村公路成河南今年交通基建重...

中證網訊據河南省政府消息,河南省交通運輸工作座談會要求,加快推進綜合交通基建,著...

煙臺萊州灣三山島附近海域探出...

中新社煙臺1月4日電(王嬌妮)記者4日從山東省第三地質礦產勘查院獲悉,該院勘察隊...

資訊(組圖)

Loewe亞洲最大旗艦店落戶上海西班牙奢侈皮具品牌Loewe亞洲最大旗艦店于近日...

香港財經高官陳家強:今年香港...

香港財經高官陳家強:今年香港樓市仍處觀望期香港特區政府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

2013中國優秀企業家財富管...

財富管理服務創新5月31日,以“創新與合作”為主題的交通銀行2013“中國優秀企...
各國貨幣融資租賃貴金屬證券公司期權交易貸款知識期貨公司金融知識銀行理財產品銀行網點信用卡信托產品
  • 熱線電話(服務時間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關注我們
Copyright ? 2015 你我貸(www.shmrwb.live) 網上投資理財 版權所有;杜絕借款犯罪,倡導合法借貸,信守借款合約
關注你我貸官方微信
七乐彩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 索罗斯做空怎么赚钱 怎样做网评赚钱 生肖时时彩 那个电子书能赚钱 脱兔电竞比分网 现在批发超市货还赚钱吗 pp彩票安卓 nba比分赔率 网红直播是靠什么赚钱 安卓 捕鱼大师 王者荣耀助手 建立自己的网站能赚钱吗 北京晚上兼职能做什么赚钱 130724中韩足球直播 关于股市赚钱的诗句